[精品阅读] 你从没听过的最有趣的技术篮球分析狂人

或许你从来没有听说过Ray LeBov,但你肯定听说过他在篮球界的事蹟,他与篮球界密切相关。

[精品阅读] 你从没听过的最有趣的技术篮球分析狂人 不知道你有没有订阅Basketball Intelligence,那是他建立的。不知道你是否对APBR(职业篮球调查协会)有所耳闻,你可能不知道,他就是执行董事。如果你对APBR一无所知,你可能不知道很多帮助篮球运动进行变革的人,都是APBR的成员。Dean Oliver和John Hollinger都是在此起家的。APBR覆盖面非常广泛,里面有很多你在Basketball-Refercene.com查不到的内容。

Ray接触篮球超过50年,对于篮球的历史了如指掌,同时他也对新兴的分析技术情有独锺,这都激起了我的好奇心。我问他能否接受採访,他慷慨地答应了。

以下基本是我们讨论的内容。

Kelly:虽然这次採访的主题是篮球,但是您的职业并不是篮球行业。您能告诉我们,您是如何谋生的吗?我知道您现在处于半退休状态。

Ray:法学院毕业后,我在加利福利亚州议会工作,担任委员会顾问。我在州议会工作了17年,其中后12年在州议会的司法委员会担任顾问。随后,我离开这里,因为加州首席大法官任命我为审判委员会的政务办公室主任。审判委员会直接由宪法规定成立,由首席大法官主持,管理加州的各个法院。在首席大法官手下,我担任首席说客,代表法院系统在政府管理层和州议会间游走。

我又在审判委员会工作了13年,从事公共事务共30年。在我们的退休体系里,退休时间是根据年龄和工作年数来确定的。因为这个退休体系,已经达到退休标準时,你还可以继续工作,当然这时候几乎是没有报酬了。

因此,我从国家公共事务单位退休了,但是实际上我的年纪离退休还很远,于是我开办了自己的游说和谘询公司,因为我的国家退休金,给了我自由选择客户的福利,我只选择那些我认为他们真心想要赢的客户。

现在我仍然在做这些,另外,成立游说和谘询公司两年后,我又成立了Capital Seminar公司,教授立法程序和游说技巧。

Kelly:所以,我想您一辈子都在从事公共事业,您的生活跟政治是分不开的吧。您对人们告诉NBA球员要忠于运动的观点有什幺看法?

Ray:我认为这太荒谬了。我认为在某些公共事件中,某些情境下他们发声是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声音。现在大家都知道,NBA很少有人谈论政治。但是人们应该——我会用鼓励一词——鼓励他们表达自己观点。人们会聆听,不管他们的观点合不合适,好不好。

球员们可以自由表达主张,观点,人们自己来决定他们的话有多少意义。这并不是说,运动员X说了一席话,那幺他的粉丝或者其他人就需要被感动,或者去相信,受到影响,但是我认为他们——我不能说是职责,这太沉重了——他们有责任,并且有自由发表观点的权利。你知道,我很开心,自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,我们已经进步了很多。Michael Jordan在北卡罗来纳州议会选举时,拒绝支持民主党黑人候选人Harvey Gantt,他说:共和党人也买鞋子。我们已经进步了很多。

Kelly:您是如何从法律行业转到篮球的?从小时候开始,您仅仅是一个篮球迷吗?

Ray:当然不是,我一生都与篮球有关。上世纪60年代,我读大学的时候,我是位于纽黑文的Wilbur Cross高中的助理教练(志愿者)。我们当时在全国都排得上号。事实上,我们有一年神话般地赢得了全国冠军。我们球队的超级球星John Hollinger最终也成为ABA和NBA的明星。

那段时间,我也开始组织球探寻找优秀的高中生球员。这不是为了赚钱,我只是想帮助一些我想要帮助的大学教练。

我给6到7个正在NCAA一级联赛执教的教练无偿提供该服务。

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国到处跑,去观看高中的全明星赛。当时我发现了具有全国级水平的比赛,是匹茨堡的Dapper Dan Roundball Classic联赛。大多数州都有自己的高中全明星赛,当然,有一些地区的比赛确实惊豔到我了,像印第安纳队vs肯塔基队。我看了他们的一场比赛,George McGinnis为印第安纳队砍下53分31篮板。

同时,我也在全国範围内建立了值得信赖的朋友圈,在我抽不开身的情况下,替我去看比赛。

现场看球有很多受益之处;所有DI球队的大牌球探都会去看高中全明星赛的最后几场。如果比赛时有两个球探坐在一起,每次我都会尝试靠近他们,挨着他们坐。

有时候,我会介绍自己,有时候,我就坐着听他们说。有一个人,我总是想办法靠近他,我们稍微了解彼此一些——但还没到朋友的份上——这个人就是时任首席球探及助理教练的Hubie Brown。

通过坐在他旁边聆听,我学到了很多。我经常坐在像Hubie这样的人旁边看比赛。

Kelly:您通过耳濡目染这种方式学到了很多?

Ray:绝对的!有时候一些人假装是万事通,实际上一无所知,听到这些人的谈话我经常会笑场。他们会一直说个不停。我当时的反应是,伙计,你也太菜了吧。

Kelly:有句话我很喜欢,学习有三境界:一无所知,无所不知,一无所知。

Ray:随后我加入了APBR。APBR是由Robert Bradley在凤凰城建立的。建立初期,是一个专门研究篮球历史的组织。APBR刚创办时我没有加入,因为我不了解它。了解它之后,我就马上加入了。多年后,Robert Bradley仍然很活跃,但是他觉得他已经付出了很多,是时候退休了。他辞去了执行董事的职位,我接任后一直干到今天。虽然执行董事没有酬劳,但是也不错。APBR历史研究组初期,开始加入一些分析人员。他们非常活跃,我们知道该将APBR分成两个组了:篮球历史研究组,技术分析组。两组人都属于APBR,但这两组人分工非常明确。

[精品阅读] 你从没听过的最有趣的技术篮球分析狂人 关于分析组很有趣的一件事就是,由Dean Oliver领头的很多第一代分析组的成员成为了NBA球队的分析员。Dean Oliver写的Basketball on Paper一书,也已成为人们的至宝。

Dean和第一代分析组的成员成为NBA各支球队的技术分析领头人,这对现在APBR的技术分析组(没有冒犯现在技术分析组的意思)是个不小的打击。一旦你为NBA球队工作,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有保密协议的,你不能与其他的技术分析组成员分享。

Kelly谈到这里,我想问您下一个问题。我注意到Basketball-Intelligence推送的邮件当中,很多都是关于技术分析的。很多老派的人对此并不满意。而您为什幺会持更加开放的态度呢?

关于技术分析,我听到的最棒的言论来自Ben Alomar,ESPN运动分析主管。他和Dean几乎旗鼓相当。他说过:不是一名技术分析的粉丝?不要了。不想要我的竞争对手们正在使用的额外信息。

然后他继续说道,「使用数据分析跟只使用数据分析是两码事。」因此,对我来说,这真的非常有价值。

Kelly:我认为Matt Moore关于Kawhi Leonard的文章使用了非常好的分析方法。他通过数字告诉你他想要说的,然后你再看影片来了解,他们为什幺这幺说。

Ray:我认为Dean Oliver 也会说同样的话。

Kelly:我很开心,我的观点能够与Dean Oliver观点一致。

Ray:Dean Oliver真的非常棒,他非常睿智,知识丰富,观点独到。

Kelly: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问您。您是如何运营Basketball-Intelligence的?

Ray:我刚接手的时候,没想到它会有现在这样的知名度。我对文章的质量非常不满。我非常努力得想要找到一些值得阅读的东西。因此,我想如果我每天拿出固定时间来寻找素材会怎样。

我提出了「四有测试」。即有深度,有观点,有内容,有趣,如果素材符合四有测试要求,我就推送出去。举个例子,看到像FanRag这样的网站成长和进化,我非常开心。你也可能注意到,我们最近推送了很多你的文章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我感觉互联网既有非常积极的一面,也有非常消极的一面。积极的一面是:它的民主化功能是非常卓越的。每个人都能使用,对吧?你不需要什幺钱,不需要什幺社会地位。谁都能上。对我来说,这很棒。

另一方面,因为网际网路的民主性,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面对很多没用的信息。因此,我想在利用它好的一面的同时,找到一种方法,过滤掉那些没用的东西。

这就是我的想法。开始只是个爱好,但是突然间,它就火了起来,发展迅速并拥有大量的粉丝。

Kelly:您现在有多少订阅者?

Ray:这很难说,因为用户通过不同方式来关注我们——像邮件订阅,LinkedIn,facebook,官网等。加起来,估计每天有3万的浏览量吧。

但是我们的订阅者面很广,从普通的球迷到球队老闆;随队记者,教练,虚拟游戏玩家,现役NBA球员,退休NBA球员,以及球队执行官等。

我最骄傲的就是把这些人通过Basketball Intelligence连接在了一起。

在Feedspot.com的NBA博客评选中,我们的网站进入前25名,新闻聚合器功能则排名第一。

Kelly:为了找素材,您每天需要阅读多少文章?

Ray:说出来你可能有点吃惊,我并不是说每一篇我都看完了。有的我只是用两秒钟扫一下。大概1500篇吧。

Kelly:我的天!

Ray:当然有些只是简单的浏览一下。一天1500篇。

Kelly:在大学的时候,您会坐在Hubie Brown旁边偷师,学习,我感觉您从中学到了很多知识。

Ray:我认为我做过的最聪明的事就是像你刚说过的,学习三境界,深入学习我所知道的,了解我不知道的,对学习持开放态度。看一下我们的资源吧,他们有些是球队老闆,有些是随队记者,有些是部落客,有些是技术分析人员。我不在意他们的职业是什幺,只要他们的文章通过我们的测试就行,这个测试里,他们的文章好像是在自我选择一样。文章能通过四个测试,他们就能获得我们的青睐。

Kelly:您现在自己会写文章吗?

Ray:过去因为时间原因,我不得不减少自己的写作量。我现在又开始写作了,偶尔我也会告诉自己,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啊。我有一个女儿,我喜欢陪她玩耍。我是一名演员,我需要花很多时间去排练。当然,我还有自己的事业。但是,只要我写,我就希望写的好一些。

我们会开通Podcast。我已经找到合适的人选,Podcast很快就会上线。

Kelly:访谈结束前,我们做一些快问快答吧。

Ray: 好的

Kelly:Wilt Chamberlain或Bill Russell?

Ray: 他们俩我都喜欢。我会选张伯伦。他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球员。他做的一些事我至今仍然觉得不可思议。所以我选择张伯伦。

Kelly: Michael Jordan或LeBron James。

Ray: 截止到今天,我会选乔丹。LeBron职业生涯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吃惊。所以等他职业生涯结束的时候,再来问我一遍吧。现在我的答案是乔丹。

[精品阅读] 你从没听过的最有趣的技术篮球分析狂人 Kelly: 在您心中,谁是MVP?

Ray: 目前为止,我认为是Kawhi Leonard或Harden,到底是谁就很难选了。万幸,这个赛季还没有结束。但是,如果Russell Westbrook或LeBron赢了,我也不会反对。这几个人谁拿到MVP,我都接受。

Kelly: 您对于DeMarcus Cousins的交易有什幺想法?(因为Ray在沙加缅度,并报导国王队)

Ray: 这笔交易早就该发生了,因为我认为无法围绕DeMarcus Cousins建立一支赢球的球队。建队有三种方式:自由市场,选秀,交易。

我认为,这三种方式在Cousins那都行不通。首先,国王队已经毁掉了选秀。一旦Rudy Gay受伤,除了Cousins,国王就没有其他有交易价值的球员了。至于自由市场,好像没有人想要到这里跟Cousins一起打球。

去年在选秀前,经理人都不让他们的球员去国王试训。那幺经理人会让他们的自由球员来这里吗?.

因此,在我看来,若围绕Cousins建队,这三种方式都是行不通的。

我这幺说,并不等同于Cousins不是一名出色的球员,他的天赋很高。大家都知道这一点。因此我想,为什幺不在他有交易价值的时候将他交易掉呢。他交易价值缩水的原因之一就是,他只有一年的合约了。

如果有球队想要得到Cousins,他们需要确定Cousins是否愿意续约。球队和不想交易自己有价值的球员,去租一名短工。因此,国王队浪费了太多时间,没有充分利用Cousins的交易价值。关于Cousins的交易,第一点,Cousins的名声并不好,他现在有16个或17个技术犯规了吧。第二点,续约问题。

所有这些都减少了他的交易价值。

随后,球队们开始向国王报价,他们都在压低价格,但是最终的价格还是高于他们提交的价格的。Cousins的经纪人向所有想要得到Cousins的球队放话,Cousins不会续约。我们知道至少有一两个报价方案得到了国王的认可。Vlade Divac之前说:两天前我们获得了一个更好的报价。人们认为他拒绝了这个更好的报价。他实际想要表达的是,当Cousins的经纪人告知该球队,Cousins不会续约,这个交易也就谈崩了。

所以我想,如果能刺激Divac早点行动的话就好了。

现在他们交易了Cousins,如果他们够聪明,他们应该知道彻底重建需要两件东西。一件是耐心:不要失去耐心,不要在重建的初期追逐大牌却又不适合的球员,让重建的努力付诸东流。另一件是管理层决策方向的一致性。总经理和篮球运营总裁,老闆之间需要就球队决策的方向达成一致。

如果他们的决策一致,保持耐心,球队会好转的。

相关推荐